<li id="ryxno"><acronym id="ryxno"></acronym></li>

  • <rp id="ryxno"><object id="ryxno"><blockquote id="ryxno"></blockquote></object></rp>
  • <span id="ryxno"></span>
    <dd id="ryxno"><pre id="ryxno"></pre></dd>
    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< 企业党建 < 文学艺术
    文学艺术
    劳模铁蛋
    时间:2019-05-20    来源:河南能源化工集团

    今天立夏。夏天来了。

    坐落在崤山支脉之巅的薛家堡矿却下起了大雪,为留守的矿工家属布了一场“飞雪迎夏到”的独特美景。

    铁蛋落寞地坐在公交车的最后一排。以前能把人挤成“纸片”的车厢内,今天却空荡荡地没有几个人。

    铁蛋扭过头,透过车窗玻璃看到曾经让许多人为之骄傲和自豪的采煤队办公楼,依旧保持着当年的模样,只是裂痕已爬上了雕花的门窗,斑驳的墙面像是在诉说着什么。

    铁蛋用手指抠抠紧紧抱在怀里的布包,硬硬的哏的指甲盖生疼。布包上面已经退却的、原来金黄颜色的“奖”字,映得铁蛋一阵眩晕……

    “知了知了……”湾子村最东头的皂角树上,知了扯开了嗓子,像是要把在地底下蛰伏多年的委屈和抱怨一股脑儿地撒出来。大中午日头正盛,铁蛋好像听不见这恼人的知了声,光着膀子躺在皂角树下的大青石台上,手里抓着一把小石子,没有方向地乱抛一气。

    “铁蛋、铁蛋”,一个声音从不远处仓促飘入铁蛋的耳朵,铁蛋置若罔闻,不为所动,“快起来,咱高考落榜了,也不能天天躺着不动呀,你二大爷从矿务局回来了,说薛家堡矿招工哩,你也去报名试试吧!”铁蛋娘焦急地劝说着。

    这是1985年的夏天。这一年,铁蛋高考落榜了,10月,铁蛋心甘情愿地成了薛家堡矿的一名矿工,经过前期的培训后,被分配在井下一线干采煤工。

    黑漆漆的巷道里,铁蛋每天拼命地劳作,埋头苦干。歇班时间,工友们相约了出去玩,他也从不参与,一个人默默地窝在宿舍里,看书,画图……

    就这样,铁蛋在薛家堡矿下了三十五年井,干了三十五年的采煤工。一年三百六十五天,铁蛋每年都出勤三百天以上。

    三十五年来,采煤队的历任队党支部书记、队长都说,铁蛋是他们采煤队的宝贝疙瘩,无论多难干的活,只要他瞅两眼,立马就有解决的办法。

    三十五年来,薛家堡矿历任矿党委书记、矿长都说铁蛋是他们采煤队的骄傲和自豪,他不光能在井下排险解难,在保障安全生产、改革采煤工艺等方面也是专家。

    铁蛋年年都是矿劳模、矿务局劳模,后来当上了省劳模、部劳模,荣誉证书摞起来,足足有一米多高。

    工友们都说,铁蛋虽说是采煤工,但由他“师带徒”教出来了十几个采煤队长和矿领导。

    一次,他媳妇来矿上宿舍看他时,用省吃俭用的钱买了几瓶好酒,嘱咐他去找矿长,看看能不能谋个一官半职。铁蛋嘴里“嗯嗯”着,却把酒藏在宿舍的柜子里。

    结婚生子后,媳妇带着孩子和铁蛋的老母亲一起在村里讨生活。每次铁蛋回家探亲,媳妇总因为那未送出去的几瓶酒,心疼地戳着他的头说他是个老实蛋。

    铁蛋心里是有杆秤的。他始终记得高考落榜的那个暑假,那种无助和绝望的滋味。所以,他感恩薛家堡矿给了他一份稳定的工作,别的,不再奢求。

    2019年,国家实施煤炭行业去产能方案,薛家堡矿因资源枯竭被关停。

    还差半年就要退休的铁蛋,需要提前办理退休手续。而朝夕相处的领导和工友差不多都被分流到了集团公司其他矿井。

    办理了退休手续的铁蛋,绕着矿区转起了圈圈,整个矿区空荡荡的没有几个人影。铁蛋的心情沉重了起来。

    转累了的铁蛋回到宿舍,躺在床上一支烟接一支烟地闷抽不语。

    感觉公交车一阵猛烈晃动的铁蛋,猛地睁开流泪的双眼,一个个熟悉的身影和笑脸在他的眼前晃动。

    “师傅,把你的宝贝都分给我们吧。改天,我们要用自己的荣誉证书向您汇报!被炻抑,铁蛋怀中的布包被解开,一本本荣誉证书被疯抢。

    “师傅,您退休就好好在家和师母享受天伦之乐吧。我们在新单位,不会给您丢脸的!

    熟悉的身影,熟悉的笑脸,熟悉的声音,给铁蛋打了一针强心剂,使他顿时精神抖擞。

    铁蛋抬起头看向窗外,他感觉刚刚“蹦”出来的太阳比往常都大、都红、都热。

    立夏之雪,也兆丰年。
     

    王者彩票|王者彩票app-王者彩票